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微信文章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微信文章 > 文章

女人为何一定要生孩子

时间:2018-12-16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K,我小时分的玩伴。

  孩子出世三个月了, K来看望了我和孩子,然后咱们在我家楼下的茶餐厅坐着聊了一会儿。

  01 

  “你气色不错,恢复得挺好的。”K对我说。

  “我请了一个精干的阿姨,她帮了我很大的忙,我轻松许多。”我说。

  “看来全部进展都很顺利。一路看你走过来,你的状态,对我这样不敢生孩子的人,也是一种鼓动呢。”

  “呃……其实全部实际并不是看起来这样。尽管我做了许多实际的准备,包含心思建设、经济储蓄、上产前辅导班,以及和老公细心讨论家庭分工和带娃计划,但是……总有一些是计划外的状况。 ‘人生不是做菜,能够把所有资料都准备好了才下锅 ’,这句话的提示在于:人不能够自大到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够准备好。”

  “有哪些是从前没想到的呢? ”

  “第一个就是生产的痛, ”我说,“从前听说了生孩子的苦楚,但是听得太多,反而把‘痛 ’变成了一种抽象概念—‘痛’,既然每一个母亲都要阅历的,那就不算特殊,去面临就好了。但是真到阅历的时分,就知道,身体的痛,让任何概念和语言都苍白。一个即便悟透了人类苦楚的哲学家,俄然被抛进身体的酷刑之中,‘苦楚 ’的‘概念 ’灰飞烟灭,只剩下肉体切当地苟延残喘,也会瞬间明白:和心灵的苦楚比较,身体的苦楚要粗暴尖利得多。”

  “听起来很吓人……” K脸色凝重。

  “我说的仅仅我的阅历,每个人生孩子的阅历都不相同。 ”我放缓了口气,“我是生产进程比较坎坷的那一种:打了催产素,加重了痛感,坚持了 24小时,最终仍是由于条件不符合安产而实施剖宫产了。同一个产房里,也有只痛了四五个小时就很快把孩子生下来的。总归,生产进程或许会有许多不行控的因素,这是我之前预料不到的。”

  “那是怎样个痛法?”K依然有点严峻的姿态。

  “……是我有生以来最痛的一次……我记得痛到极致时,我用头撞墙,万念俱灰,简直绝望了,后来我累到虚脱,毅力崩溃,模糊发烧,却不敢闭眼睛睡觉,由于我怕自己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。幸好现代医学有了更好的技术和方法,大大降低了生育的风险……我现在都不敢细心回想其时的情形,由于假如想起来,仍是会心酸想哭。 ”我说,

  “当然,当孩子出来的那一刻,如同劫后余生,全部都过去了,翻篇了。本来,当妈妈都是这么过来的。我信任了怀孕产子对一个女性的无形锻炼,那是贴近生与死的洗礼,总会留下些什么。无论一个孕妈妈在生产进程中是否有风险,剧痛都会让她挨近 ‘逝世 ’,而她也领会了什么是实在的‘重生 ’,这让女性从此比男人更能洞悉生命的实质。她们不是用脑筋在思考,而是用身体在践行。”

  “当妈妈还真是不简单……挺巨大的。”K慨叹道。

  “这样的‘巨大 ’是每个母亲不得不承受的,是无法讨价还价的。假如能够不阅历这样的‘巨大 ’就能生出孩子,我想咱们都情愿和天主谈谈条件吧。 ”我无可奈何地笑,“是大自然毫不留情的设置,造就了每个母亲这样平凡而无赦免特权的‘巨大’。”

巨大巨大
  02 

  “许多女性都说生完孩子才是磨炼的开端。 ”K说。

  “尽管我之前和不少妈妈们聊过,向她们取经,但是轮到自己做新手妈妈时,也还有一些角色习气的困扰。整体说来,做妈妈没有我最开端想得那么可怕,由于我不是一个人在承当,家人和专业月嫂帮我处理了许多事情,在开端一两个星期,我乃至觉得十分轻松,只要专心于身体恢复就好了。不过渐渐地我发现,我轻视了哺乳的难度。哺乳的频率和强度,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喂奶机器,而不是一个‘人 ’。这是我第一次激烈地感触到为人母对‘个人 ’的掠夺,我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时间简直全部耗进去了,并且没有任何人能替代我的作业。要知道,即便在怀孕时,我也能够有许多时间做想做的事,我阅读写作时常常忘掉自己是个孕妈妈。可现在不行了,我必须全身心肠投入到对孩子的哺育中。”

  “请了其他人来帮助也不行吗? ”

  “哺乳这件事,是不能够分工出去的。从前我想,男人和女性在育儿劳作上是能够势均力敌的,假如妈妈太辛苦,那么大多是由于爸爸不尽责。但是现在我知道了,一味寻求女性与男人之间的公正,是天真的主意。男女之间的生理差异就在那里,婴儿天然就更需求母亲,天然地会和母亲的联络更紧密一些。

  我从前很有决计,我才不会变成一个‘睡眼惺忪、焦头烂额、不修边幅 ’的母亲。但是,由于哺乳磨合不顺利我又吃了许多苦,我仍是不行避免地成为一个‘睡眼惺忪、焦头烂额、不修边幅 ’的新妈妈—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分,心里不是没有丢失和挫折感的。”

  “不哺乳不能够吗?假如那么辛苦,我就不喂奶了。”

  “嗯,我也想过断奶。是呀,不喂奶以后,立刻能够自由了,我就能够从‘喂奶机器 ’的频繁使命中摆脱出来了。这个想法的演化也很有意思。最开端是负疚感——我不是个好妈妈,接着是委屈——我想对自己好一点儿有什么错?再接着是犹疑——我为什么要急着摆脱这个小婴儿呢? ”我说,“实在让我反思这个想法的,是有一天,我习气性地把哭闹的孩子扔给阿姨,由于要‘抓紧时间做点自己的事 ’,一个小时后我悄悄踱步到卧室,看见孩子现已在阿姨的安慰下睡着了,他的小手还拉着她的大手。在转身那一刻,我问自己:我期望牵着他小手的人是我,但是我为什么没有这么做?当我这样问的时分,我发现,我竟然无意识地反抗心里的母性,我依然是以一个现代职业女性的规范在要求自己。当我这么问的时分,我惊觉,把自己比作一个‘喂奶机器 ’是多么无情,对自己和对孩子的无知与无情。”

孩子孩子
  03 

  “无意识地反抗心里的母性——是什么意思? ”

  “也就是我这么多年的惯性:情感阻隔,尽管我懂得了许多‘爱 ’的道理,但我依然习气性地冲突:冲突实在的密切,冲突无条件的爱,我惧怕一直引以为傲的‘自我 ’的融化。我从前的理性思维告诉我:做妈妈是简直每个女性都能够做到的事,是毫无门槛的身份,是生物的天性,我切不行沉溺于此,不行损失自我。所以我急于从事我以为的更‘高档 ’的作业。育儿这样陈旧又重复性的劳作,这个被现代社会严峻贬低的劳作,也被我矮看了一截。”

  “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都不能失掉自我——这不是一个独立女性该牢记的吗?”

  “实在的核心自我怎样会这样脆弱、不堪一击呢?怎样会被‘付出 ’和‘给予 ’打败呢?只要虚假孱弱的自我,才会如此战战兢兢、气量狭隘。让人失掉自我的,从来不是爱,而是惊骇。对尘俗言论和习气势利的惊骇,差点儿令我连最简单天性的母爱赋性都不敢面临。最开端,每当听到孩子的哭声,身体就条件反射般地分泌乳汁,我吓了一跳,我还不能完全承认自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,我身上承载着自然千万年演化的生物性,究竟,我社会化得太深太久了。 ”我说,“艰难的母乳磨合期过后,我意外地发现,当我在夜里温顺地怀抱着孩子时,看着他宛如莲花般洁净的小脸,听着他柔嫩地吞咽着奶水的声响,我的心里充满了温顺和安定,我情不自禁地跟着他哼哈咿呀乃至唱起自创的摇篮曲,这样的频率令我放松并且美好。这种美好与我阅读思考时取得的精力火花不同,那是一种给予的美好,一种不假他求的高兴。”

  “所以,这样的高兴,就能够让你放弃你的精力寻求?就这样甘心泯然于众人?和那些没受过教育的妇女相同?”K有些不敢信任。

  “哈哈。这看起来是惰怠和让步是吧?我明白你说的这种感觉,我从小就习气了‘前进 ’,习气了不比他人差,包含不比男人差,习气了以不求上进为耻。‘前进 ’得太久了,偶尔退让步,也是挺不错的。”我笑着说。

  我又说:“假如说生产和哺乳的痛是我没有想到的,我能够这么爱孩子,也是我没想到的。由于要给孩子温温暖爱,从我并不充盈的身体里,又挤出了一点一点的爱来。挤得多了,如同那源头也滚烫起来,能产出更多的爱了。我现在觉得,哺乳不是负担,是和孩子密切的宝贵时间。我迷恋孩子的一举一动,我陶醉在他一天天的改动之中。至于精力寻求,又何必拘泥于形式呢?读书是学习,调查一个重生婴儿的成长、领会自己心里的细腻情感就不是学习么?是生硬的常识重要,仍是活着的感觉重要?假如咱们真心去了解婴儿,就会对他们感到惊讶,他们身上的确有大人没有的力气。另外,不要对‘没受过教育的妇女 ’嗤之以鼻,这世上多的是没上过学却心里清明的老妇人,也多的是学富五车却脑筋壅塞的读书人。”

  K说:“我仅仅想起一个女作家说的,世上最痛心的事,莫过于一个有才华的女性去成婚生子。一个冰雪聪明的女性,在尿片、奶粉、家务、鸡毛蒜皮中沉沦下去,多么浪费。”

  “换尿片的女性就不冰雪聪明了吗?做一些日常小事就是沉沦?我不觉得。日子不是这样非此即彼的敌对。哺育孩子是很琐碎,但是也让我更接地气,让我看见被我忽视的部分实在。我没必要把国际划分为完全敌对的两半,只要其间我想要的那一半,却拒绝和否认另一半。我要的是实在,不是幻象。我也并不觉得换尿片是苦差事,由于在换尿片的时分,我能够和小宝宝有许多互动啊,能够看着他的眼睛和他说许多话呀。”

  “你真是……母爱众多了。”

  “我本温顺,仅仅我从前不知道而已。人们误解得最多的,往往是自己。”

误解误解
  04 

  “你怎样这么快就习气了?我知道有的女性好几年都缓不过来,还有得产后抑郁的。”

  “生育,是一个女性褪下层层点缀、赤裸直视生命的阶段,其间很简单爆发潜藏的危机。由于咱们大多数人都是过着这样的日子:外在规范参差不齐,无所适从,不知依靠哪个规范好,就像风中芦苇,时而倒向这边,时而倒向那边。以及,在过往的阅历中,咱们对密切关系多多少少有一些难以发觉的伤口和愤恨,一会儿面临重生婴儿这个极端依靠自己、却又给自己带来许多‘费事 ’的小生命,许多新妈妈都会顿时束手无措。 ”我说,

  “原始的身体撕裂之痛、陈旧的母婴一体依恋,都让女性看似坚强不疑、实则模糊对立的自我崩塌粉碎,身心处于空旷的孤单之中。这样刺骨的孤单,无可言说,无可依傍,就像熙熙攘攘的潮水退去,裸露出世命深处的症结,兀立在那,不行逃避,不堪面临,于是埋藏已久的症结总会发作。假如我不曾沉入生命的底层去看见我自己、接收我自己,我的伤口和愤恨,肯定会令我无法接收孩子带来的全部。”

  “还有个原因,”K说,“就是咱们家庭中的夫权文化很简单忽视产妇的心思支撑和话语权,老公做甩手掌柜,老人尤其是婆婆的干与还会掠夺新妈妈的存在感。我知道一些女性朋友,生孩子前都惊涛骇浪、年月静好的姿态,生完就惊涛骇浪了。”

  “生育会让婚姻的薄弱处露出出来,尤其会露出出夫妻两边在原生家庭中的软肋。有人说,当一对男女成婚,躺在婚床上的不是两个人,而是六个人,由于在男女背后还有两边爸爸妈妈参与其间,这是不无道理的。只不过在小两口的时分,这样的参与还不显着,生了孩子,爸爸妈妈来帮助,天天相处,一旦问题来了,就变得复杂纠结了,由于这绝不仅仅是带小孩的问题,还有几十年日子历史、情感处理方式不兼容的问题。”

  “结了婚真是步步惊心啊,谁知道前方有什么坑在等着呢? ”

  “婚姻也是前半生的心智体现。你会不会成婚,你会爱上什么人,你会和什么样的人成婚,都隐藏在历史的密码中:你的原生家庭、你对密切关系的心情、你的安全感程度、你的自我认知程度……婚姻是两个人之间深重的缘分,或许是宿世的未了纠葛才会走到这一步。但是,一段婚姻究竟是善缘,仍是劫难,在开端的时分,谁又说得准呢?南柯一梦、恍然梦醒的梦中人也许多。”

  “你信宿世? ”

  “我信冥冥中的缘分,是超越此生的因果酝酿,是不行解释的偶然。”

  “假如在生了孩子以后才发现婚姻过错怎样办? ”

  “能怎样办?人人都在自己才能回转范围内做不同的选项。将错就错是一种,翻盘重来是一种,误人误己是一种,各生欢欣是一种,孩子也只要在其间看见日子的不同相貌了。孩子与爸爸妈妈,又是另一段难解之缘了。” 

重生重生
  05 

  “生下孩子,对女性也是另一场生命‘重生 ’的开端。”我说, “她不得不直面生命的承当与责任、婚姻的缺憾与退让,这样的 ‘重生 ’的苦楚与觉悟,对任何女性来说都不简单,但大多数女性仍是能够度过,这最大动力就是对孩子天性的温顺与爱,它们缓解和转移了女性对不完美日子的不甘心和固执,让女性更清醒地知道到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爱,就是让人有力气。只要她还爱孩子,她就有力气和韧性去面临全部实际。所以人们说‘为母则强 ’,做了妈妈的女性,迸发出的能量比许多男人还要大得多,就是这份母爱让她们既柔软又刚强。”

  “爱,让人有力气 ——但是,我没有领会过你说的那种‘爱 ’,我怎样知道我未来会不会 ‘爱 ’孩子呢?究竟,也有一些生下了孩子就更郁郁寡欢和怨恨国际的女性。”K说。

  “为了有力气而去生孩子当然是风险的。孩子也或许成为压垮一个人的重负。所以我不会劝说一个人去生孩子,那是十分私人化的事。我不能代表所有人,我只能代表我自己的阅历和领会。我只能对那些灰心的人说:爱,是存在的,无论你有没有感触过,爱都存在。 ”我说, “一个女性也不用非要经过生小孩来感知这份爱,全部让你有力气的,都是爱。相反,假如一个女性被悲伤、愤恨和惊骇操控住,好久没有接收过自己,那么她生命根源中的温顺与爱也会被阻塞,她无法爱自己,也无法爱任何人,包含自己的孩子。”

  “我就有许多暗淡面,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影响孩子?”

  “你能意识到对孩子的影响,现已比许多爸爸妈妈有自觉了。谁没有暗淡面呢?人与暗影、与伤痕共处,而不是要消除暗影和伤痕的——这也是做不到的。没有暗影的人很或许是最可怕的怪物。接收自己很重要。当然,假如有严峻的心思心情问题,能够寻觅专业的心思治疗帮助。我也是花了许多时间才恢复对国际和自己的决计。”

  “我仍是想,人生苦多于乐,为什么要生个孩子呢?”

  “我从前也有和你相同的困惑。看来世上从来不缺乏这样的诘问,仅仅最终的答案不相同罢了。”

  “所以你的答案呢?”

  “我从前很惧怕我的孩子问我: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?现在我能够明确地答复:由于人是值得活的。 ”

  “假如你的孩子觉得不值得呢?你又不能替代他思考。”

  “那是他的造化了,我不能操控所有的事。但我至少保持了对我和他的诚实。”

  “我仍是想知道,你是怎样下了生孩子的决计的?”

  “任何决议,都会冒一点儿险的。关键在于,即便知道其间的价值,也情愿去做。这就是选择的含义。也就是说,知道了丁克的价值依然选择丁克,和知道了生育的价值依然选择生育相同,都是自由选择的践行。选择,不仅仅在于你知道了你这个选项的好处,也在于你能同时承当它的失掉和限制。这才是自由的负责任的选择。”

  “许多人都和我说过,活着多么有含义,重要的是进程,重要的是能够对这个国际改动一些什么。我会想,地球都仅仅宇宙的沧海一粟,改动又有什么用,人类早晚都会消亡。有的人寻觅到了进程的含义,但我没有;有的人觉得在这个国际上有所作为是有含义的,可我没觉得——所以对进程的感触不相同。”

//s3.pfp.sina.net/ea/ad/0/13/abf9d3f54d2bc14038faabaf2e4f3e59.jpg
  “含义没有规范答案,你还在寻觅中。只要自己认可的含义才有含义。人类早晚要消亡——我赞同,可这并不阻碍咱们在这里真诚地聊天,假如咱们不活着,这一下午的事,就不会发生了,咱们也感触不到了。活着的一些片段让我很难忘:看到天边一朵云,读到一本好小说,写了一首小诗,吃到了冰淇淋和小龙虾,为一首曲子而落泪,对异性还有心动……每到这些时刻,我就会特别地去领会和回味,我就会想:假如我不存在,这全部也就感触不到了。这样一想,仍是很凶险的,活着现已是个奇观。”

  “我是一阵一阵的,时而好,时而就钻牛角尖出不来了。”

  “我记得你初中时很喜欢画画儿,你能够重新捡起来,人活着,生有可恋很重要,爱好也是恋的一种。”

  “嘿,我试试。还有,也许我该多读点书,人烦恼就要多读书。 ”

  “是啊,每个人的烦恼,看似孤单,终究有人性的普遍性,历史上有太多人想过类似的问题了。去找找历史上的朋友,看看他们是如何处理你的烦恼的,等你看完,也许十年就过去了。”

  “哈哈,是的。”

  “当咱们心有所念的时分,日子就值得一过。”

上一篇:珍惜自己,因为一辈子不长

下一篇:女性永保青春秘籍

鄂ICP备15000051号-20  |   QQ:88888  |  地址:***********  |  微信:8888888  |  
Copyright © 2019 微音天下网 版权所有,授权www.xlwb88.com使用 Powered by www.5208889.com